<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雙碳十問⑤丨問產業——制造業減碳就是一“關”了之?

            川觀新聞    2021年11月25日

            川觀新聞記者 張彧希


            【采訪嘉賓】


            李新創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中國節能協會冶金專委會主任委員


            田智宇  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能源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伍  定    四川省經濟和信息化廳黨組成員、副廳長

            無論采用哪種統計口徑,制造業無疑都是碳排放“大戶”。

            僅以鋼鐵行業為例。2020年鋼鐵行業能源消費總量5.75億噸標準煤,約占全國11.6%;碳排放量貢獻占全球鋼鐵碳排總量的60%以上,是我國碳排放量最高的制造業行業。水泥、有色金屬、建材、化工等行業,也面臨類似問題。

            然而,鋼鐵被稱為工業的“糧食”,其他幾個行業亦不可或缺。在極大的碳減排壓力和產業發展的博弈中,最適合的路徑是什么?高耗能產業就該一“關”了之嗎?其中的平衡點在哪里?川觀新聞記者對話相關領域專家,試圖尋找答案。

            僅僅是任務?

            低碳發展是工業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

            記者:在制造業領域,碳排放的“大戶”有哪些?對于高能耗的工業部門來說,低碳發展僅僅是一種任務還是高質量發展的必經之路?

            李新創:制造業領域碳排放“大戶”主要有鋼鐵、石化化工、有色金屬、建材等行業。鋼鐵、有色金屬是產生碳排放的主要領域之一,對制造業整體實現碳達峰具有重要影響。

            田智宇:工業部門直接排放二氧化碳較多的行業包括鋼鐵、建材、有色、石化、化工等行業,并且工業用電、用熱需求快速增長,還拉動能源加工轉換行業碳排放持續上升。

            當前,我國高耗能行業處在綠色轉型關鍵階段,傳統大量生產、大量消耗、大量排放的粗放模式難以為繼,實現低碳發展成為工業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在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發展要求下,工業部門要加快創新低能耗、低排放、高質量、高效益發展路徑,盡早實現增加值增長與碳排放脫鉤。

            伍定:從我省來看,2019年,全省直接碳排放2.77億噸左右,其中工業領域碳排放約占55.5%,是產生碳排放的主要領域之一,對整體實現碳達峰、碳中和具有重要影響。特別是鋼鐵、有色金屬、建材、石化化工4個重點行業,更是重中之重。

            目前,綠色低碳發展已經成為全球共識。工業企業走高質量發展之路,既是踐行社會責任的客觀要求,更是適應當前發展大勢的內在需要。一方面,長期以來依靠能源資源消耗的粗放型發展模式,給生態環境帶來了較大壓力。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態環境的向往更加強烈,走高質量發展之路成為企業履行生態環境保護主體責任、踐行社會責任的客觀要求。另一方面,隨著生態環境保護標準的不斷提高,仍然重復過去發展模式的企業必將被市場淘汰。企業要不斷生存、發展和壯大,必須主動走高質量發展道路,主動提升綠色低碳發展水平,主動融入當前的大環境、大趨勢。

            平衡點在哪里?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與壯大工業經濟并不矛盾

            記者:開展碳減排、實現“雙碳”目標,一些企業會面臨關停,一些企業涉及到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技術、設備升級、產能置換,這筆賬應該怎么算?“碳中和”是否一定會犧牲經濟效益?兩者的平衡點在哪里?

            李新創:以鋼鐵行業為例,不同的發展階段平衡點也不同。

            基準情境下,延續企業現有低碳發展水平同時大幅提升生產效率,在此情境下投資項目有增加碳排放總量的可能。此類項目,例如提高高爐利用系數、增加廢鋼比例等,投資收益最可觀,多在50%以上。

            技術降碳情境下,以提升能效為重點,投資項目碳排放總量和強度均呈下降趨勢,例如節能電機、提高自發電率、高效發電機組、余熱余壓回收利用等成熟經濟節能技術的應用。從成本效益角度看,90%以上的節能減排項目本身具有較好的經濟效益。

            結構降碳情景下,優化產業布局、改善長短流程結構、推進清潔能源替代,以進行結構化能源消耗與能源優化為重點。此類項目,投資成本較高、收益時間長,如不考慮碳交易成本,投資收益為負或持平。但綜合考慮未來碳交易成本,此情境下對經濟效益影響較小,甚至部分企業仍有較好的經濟效益。

            革命性減碳情境下,通過應用突破性低碳技術、CCS/CCUS、技術,例如氫能冶煉、電解還原、氧氣高爐及非高爐冶煉、生物質能利用等實現深度脫碳。此類項目,投資成本巨大,即使考慮碳交易成本,投資風險仍較高,可稱之為零碳發展、脫鉤經濟階段。

            從經濟性考慮,在碳資源尚未定價前,前兩種情景對鋼鐵企業提高經濟效益仍為有益作用,后兩種情景推進“雙碳”目標的經濟性與碳資源價格水平密切相關,因此鋼鐵企業應優先采用經濟效益最好的降碳路徑——節能減排項目。

            田智宇:在推動工業低碳轉型過程中,加快關停淘汰不符合節能、環保、質量、安全等法規標準要求的落后產能,有利于營造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和秩序,促進能源資源要素優化配置,并且帶來顯著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

            對企業而言,加大節能低碳改造和技術研發投入,一方面可以降低用能成本、環保末端治理投入等,另一方面可以提升長期綠色低碳市場競爭力。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與壯大工業經濟并不矛盾,重點是優化產業結構、創新技術工藝,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提升傳統產業綠色低碳發展水平。

            同時,實現工業低碳轉型需要在供給和需求兩方面發力。

            在供給側,嚴控高耗能行業產能盲目擴張,防止出現高碳發展路徑鎖定,是實現工業低碳轉型的重要途徑。

            在需求側,一方面,要保障現代化發展基礎工業產品合理需求,另一方面,也要嚴格限制兩高一資產品出口,同時積極發展循環經濟,健全資源循環利用體系。

            伍定:這其實是一個短期與長期、當前與長遠的問題,對于企業來講,更應該站在長期發展的角度,算好長遠賬。從短期來看,雖然會涉及企業在技術、設備方面的投入不能產生直接經濟效益的問題,但從長期來看,無疑會大大提升企業在未來的競爭力。比如,在市場方面,隨著生態環保和碳排放標準的不斷提高,不能適應相關標準的落后企業必然會被淘汰,這實際上為我們先進產能騰出了更大的市場空間,贏得了發展的主動權。再如,在政策支持方面,今后資金、土地等要素資源一定是向節能減排降碳水平更高的企業傾斜,通過技術改造實現生態環境保護和碳減排,會在未來有更大的發展主動權。此外,能耗的降低、產品質量的提升以及變廢為寶都會產生一定的效益,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是彌補了技術、設備上的投入。

            技術是唯一路徑?

            多種手段疊加 工業大幅降碳還有很大空間

            記者:從目前的技術手段來看,高載能行業如何實現低排放?今后還會有更有革命性的技術手段出現嗎?傳統產業依靠自身的努力可以實現碳中和嗎?

            李新創:首先要構建有利于碳減排的產業布局。嚴控重點行業產能規模,落實好產能置換、項目備案、環評、能評、產業規劃等政策文件要求,根據區域特點科學合理確定產業布局和產業結構,鼓勵產業集聚化發展。

            同時,堅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落實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及碳排放強度控制等要求,梳理排查在建項目節能水平,科學穩妥推進擬建項目,深入挖掘存量項目節能潛力,完善政策實施機制,推動節能減碳水平提升。

            此外,積極推動產業間的協同降碳同樣重要。強化鋼鐵、石化化工、有色金屬、建材等傳統行業的耦合發展,鼓勵企業構建首尾相連、互為供需、互聯互通的產業鏈,有序推進鋼化聯產等產業協同降碳項目建設。

            國外有許多先進經驗可以借鑒。目前,國內外已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發布了雙碳宣言,設定了碳減排目標,并將減排的任務分解落實。其中,歐盟把要減排的任務分解到各成員國。該分配,并不是均等的或是一刀切的,而是按照人均GDP的收入,對歐盟各國進行了排名。北歐國家排名都比較靠前,扮演著減排先鋒的角色。

            此外,以市場化機制促進碳減排非常重要。結合歐美碳市場建設經驗,一個足夠高且穩定的的碳價信號尤為重要。如果碳價過低或碳價波動太大,將會打擊市場參與者信心,從而降低其采取減排行動的可能,這與碳市場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長期的減排目標的初衷嚴重不符。

            田智宇:目前有許多成熟的先進節能低碳技術、設備和產品尚未得到普遍推廣,依靠現有商業可行的技術就可以實現工業節能低碳水平顯著提升。今后隨著工業領域技術持續進步,以及電氣化、新材料、現代制造、信息化、智能化等技術不斷創新發展,工業行業持續大幅降低碳排放還有很大空間。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四川目前唯一的萬億級產業,電子信息產業等戰略新興產業在低碳轉型方向也要持續付出努力。一方面,電子信息產業原材料生產、終端組裝等環節都直接和間接都消耗能源、產生碳排放,通過技術進步、工藝革新和管理提升的減排空間較大。另一方面,電子信息產業要與其他產業深度融合,通過提供先進技術產品促進其他行業領域實現減排。

            伍定:這其實就是一個加減法問題,要如期實現碳中和,一方面要在生產環節做減法,盡量減少碳排放。如鋼鐵行業要大力推進非高爐煉鐵技術,提升廢鋼資源回收利用水平,推行全廢鋼電爐工藝、探索開展氫冶金等;有色金屬行業加快再生有色金屬產業發展、提高再生有色金屬產量等。有的技術手段是目前已在應用或具備應用條件的,有的則需要進一步加大技術創新力度,加快先進適用技術研發和推廣應用。另一方面,要在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上做加法,大力發展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等技術,從末端控制碳排放。我們相信,通過做好加減法,前端和末端共同發力,一定能夠如期實現碳中和。

            四川怎么做?

            優勢之下短板明顯 應盡快制定時間表與路線圖

            記者:四川在碳減排方面,有一些獨特的優勢,但同時也有一些短板。您認為,四川的短板是什么?四川的決策者在制定政策的過程中,有哪些因素是必須著重強調的?

            李新創:四川是水電大省,但清潔能源消納存在挑戰。據統計,“十四五”四川水電將大規模建設投運,目前核準在建的主要大型水電站總裝機容量超過3600萬千瓦,預計“十四五”期將投運約3200萬千瓦;同時2025年風電、光伏發電等新能源總裝機目標約2000萬千瓦,這對四川清潔能源的消納提出了新要求。

            林草碳匯項目開發也存在挑戰。盡管四川森林覆蓋率高,但可交易的林業碳匯量卻并不高。既有的森林蓄積量只體現現階段的固碳能力,只有新增造林面積或實施具有額外性的森林撫育經營,才能開發為可被市場交易的碳匯。林草碳匯項目具有減排量產出周期長、監測復雜和開發成本高等特征,如何準確測算生態系統固碳能力、發揮林草資源優勢、提高碳的轉化和消納都是難點。目前四川林草碳匯項目開發面臨標準選擇、模式確定、技術支撐、資金投入等挑戰,四川碳匯作用有待進一步發揮。

            為實現雙碳目標,建議四川的決策者制定政策的過程中,在統籌好短期和中長期、整體和局部、發展和減排的關系基礎上,結合四川省能源資源特點,統籌好電源和電網、供給側和需求側的關系。

            一方面,規劃先行,有序推進。以碳減排為抓手,做好產業規劃,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明確鋼鐵等重點碳排放行業節能降碳目標任務,制定具體可行的時間表、路線圖和施工圖,有序提升企業的節能降碳水平,并促進各行業間高效協同降碳。另一方面,錨定目標,立足企業。企業是落實低碳發展的主體,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關鍵。要推動企業打造符合區位優勢和企業特色的技術工藝路線,在低碳競爭新格局不斷中尋求優勢。

            田智宇:四川工業結構偏重,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強度較高,在優化工業內部結構、提升技術工藝水平方面有較大空間。但同時,四川水電資源豐富,風電光伏發展有一定潛力,在推進風光水互補開發利用、提升終端電氣化水平方面有較大潛力。此外,四川鋰礦石、釩鈦等資源豐富,在提升綠色開發利用水平,壯大新能源、電動汽車產業鏈方面有較大潛力。

            伍定:四川一定基礎和優勢。一是碳排放基數小、人均少。2019年全省能源活動二氧化碳排放約為2.8億噸,占全國的2.86%,低于人口占比(5.9%)和GDP占比(4.7%)。萬元GDP二氧化碳排放為0.7噸,居全國第22位。人均碳排放為3.4噸,是全國人均排放最低的省份之一。二是清潔能源具有比較優勢。水電、頁巖氣可開發資源量均居全國第一,風電、太陽能可開發量分別達1800、4300萬千瓦。已形成水電為主的高比例可再生能源電力系統、可再生能源為主的能源生產結構、清潔能源為主的消費結構。2019年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達35.9%,高全國近20個百分點。三是節能環保、清潔能源、新能源與智能汽車、軌道交通、林草碳匯等低碳產業已具備規模。一些領域試點示范也取得積極成效,如成功發行全國首批碳中和債;建成全球首個10吉瓦光伏電池基地等。

            但同時,四川仍處于工業化、城鎮化加速期,產業層次不高、發展粗放的問題還較為突出,降碳任務較為艱巨。重化工業總量占四川工業比重70%,六大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費碳排放占全省能源活動的40%左右。目前,四川需要加快發展清潔能源、釩鈦、動力電池等綠色低碳產業,為碳達峰碳中和提供支撐。

            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中國對世界做出的莊嚴承諾,也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然之路。我們一定要將節能減排降碳作為工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內容,確保如期完成目標任務。同時,我們也看清醒認識到,工業節能減排降碳依賴于能源結構、技術進步、消費理念、經濟發展等因素,需要一定的空間、一定的時間來實現,和相比東部發達省份相比,四川還需要一個更長時間和過程實現碳達峰。要摒棄運動式減碳思路,科學、客觀、合理的謀劃碳達峰、碳中和實現路徑。


          1. 上一篇:四川集中開展超時加班專項執法檢查 你關心的5個問答來了
          2. 下一篇:四川鄉村振興“四項大考”開考 成績好壞很重要

          3. 本文地址: http://www.colonelseven.com/html/xw/dzyw/76655.html
          4.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