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wǎng)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康定上空的云

            《甘孜日報》    2013年11月12日

                   東街口華都商城的高音喇叭不厭其煩播放《執著(zhù)》:為了超越這平凡的生活,注定現在暫時(shí)飄泊。我有氣無(wú)力聽(tīng)歌,一個(gè)人氣呼呼地蹲在商城外。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沒(méi)人認識我,我是誰(shuí)?我是連粒子都形不成的可有可無(wú)的影子。
                   剛來(lái)福州時(shí),我們對每片風(fēng)景都十分新鮮,現在所有風(fēng)景都因為穿街走巷變得熟視無(wú)睹??粗?zhù)暗淡風(fēng)景,我的心情更是暗無(wú)天日,一切都成了一場(chǎng)滑稽戲。
                  老吳和鄭老板大吵一場(chǎng),為我們爭得為數不多的提成,但我們到福州的所有費用都從中扣除,老吳一萬(wàn)我八千,像狗一樣打發(fā)。
                  鄭大老板心血來(lái)潮,居然打電話(huà)要我好好干。他既然將我當三歲小兒,我就以三歲小兒的智商經(jīng)營(yíng)分公司。老吳走了,剩我一人獨擋一面,我叫業(yè)務(wù)員促銷(xiāo)員早晨都不要來(lái)報到,我躺在床上呼呼呼睡大覺(jué),夢(mèng)見(jiàn)天蒼蒼野茫茫風(fēng)吹草低見(jiàn)牛羊。
                  鄭軍居然聽(tīng)了書(shū)呆子建議,要求分公司全面鋪貨,他說(shuō),就是雞毛店都要給我去鋪,真是笑掉大牙,全中國都通過(guò)批發(fā)商,從來(lái)沒(méi)有自己鋪貨的?;ㄏ勺踊瘖y品扔進(jìn)雞毛店有去無(wú)回,一大捆分不清誰(shuí)是誰(shuí)的合同如同折的一架架紙飛機到處亂飛,雞毛店老板們高興壞了,笑得前仆后繼,前仰后合。
                  這時(shí)候,又不知從那里找來(lái)一群人渣。他們在一個(gè)活曹操帶領(lǐng)下,興高采烈地以為撿了個(gè)大便宜,我和老吳辛辛苦苦打下江山,他們坐等收錢(qián)。一個(gè)活曹操三個(gè)馬仔,真是可笑可恥可恨。他們一來(lái)就像一群狼,不斷地排擠我,在一起交頭接耳,要將我發(fā)配邊疆,到革命根據地龍巖建立銷(xiāo)售點(diǎn)。我和會(huì )計去外面轉一下也有人跟蹤,那個(gè)小宋,偷偷摸摸地跟著(zhù)我們,像一只攆山狗,他們在一起,小宋又像一只哈巴狗,屁股上拖一根晃來(lái)晃去的尾巴,一天到晚阿諛?lè )畛谢畈懿?,超級肉麻?br />      面對這種尾大不掉的局面,看一眼我和老吳的戰場(chǎng),還有綠油油的小河,綠油油的大榕樹(shù)。我要走了。
                 會(huì )計和火鍋店的兩個(gè)重慶妹子去機場(chǎng)送我。
                 一切都過(guò)眼云煙,我又走進(jìn)寬大機艙,這一次不是向上升,在生命的跑道上開(kāi)始下沉,下沉。我還沒(méi)有下沉,就看見(jiàn)飛機下的大地滄桑淪落。
                 我正在下沉,但我心知肚明,那群人渣也和我一起完蛋。
                 那群人渣真荒唐,明明是一只快翻的破船,他們卻將它當成一間安居樂(lè )業(yè)的房子。很久以后我聽(tīng)說(shuō),堆積如山的花仙子在倉庫里人老珠黃,無(wú)人問(wèn)津,黑旋風(fēng)急得提著(zhù)兩把閃閃發(fā)光的板斧要他們的命。要做就做龍頭老大的鄭大老板的化妝品生意全都栽了。
                 回到成都,我沒(méi)有給水打電話(huà),直接回我和風(fēng)的住處。風(fēng)去重慶做藥品銷(xiāo)售,誰(shuí)也不知道我回來(lái)了,寂寞自由。
                 我將行李一扔,倒頭便睡,恍恍惚惚里,“提成百分之十”在空中飄舞,秋天來(lái)臨,我*什么支撐沉重的肉體?
                 我去超市買(mǎi)了三天食物放在冰箱里過(guò)穴居生活。這讓我想起夏天美妙的穴居生活。我從廣告公司辭職,不去找工作,水沒(méi)有責怪我。水的父母回北方老家探親,我在她家得過(guò)且過(guò)混日子。寬大的落地窗一塵不染。家具橫平豎直。地板閃閃發(fā)光。墻上懸掛北國風(fēng)光的水墨山水。大煙灰缸擺在茶幾上為我所用。
                 多么美好的居家生活,輕輕松松春情蕩漾。
                 可沒(méi)過(guò)多長(cháng)時(shí)間,感覺(jué)不適應了。我變得畢恭畢敬,客客氣氣。
                 而這三天的穴居生活更讓我痛心疾首,夢(mèng)想和現實(shí)瀑布般的落差讓我怎樣見(jiàn)水?
                 我站在穿衣鏡前試穿新裝,喬裝打扮好自己,終于站在水的面前。
                 水看到我,萬(wàn)種柔情的眼睛有明查秋毫的冷靜,相見(jiàn)恨晚的熱烈場(chǎng)面冷卻下來(lái)。
                 水穿件米黃色風(fēng)衣,白皮鞋上的連衣裙像撐開(kāi)的油紙傘,我們默默無(wú)聲地走進(jìn)雨巷。
                 水終于開(kāi)口說(shuō):“我現在工作很忙,事情很多!”
                 我無(wú)話(huà)可說(shuō),只好讓思緒飄飛成紅頭巾,圍在水的脖子上。
                 我們只想吃抄手。抄手像一只只麻雀驚叫著(zhù)飛進(jìn)滾滾而來(lái)的湯鍋,灰心喪氣的我一口氣連吃十碗,吃成可以放碗的碗柜。
                 然后,我們在落寞秋色中悄然分手。
                 過(guò)去在福州忙忙碌碌,現在我無(wú)所事事,以旁觀(guān)者的姿態(tài)觀(guān)察別人怎樣上班。水的辦公室在三十層大樓里,如果這座大樓是通體透明的玻璃房,可以看到層層疊疊的人們像螞蟻密密麻麻,上面一層的人在下面一層人的頭頂上不停走動(dòng)。
                  每個(gè)人都不去原始森林,在辦公室中走完一生,荒誕至極。
                  我和眾多上班族們擠進(jìn)電梯上到十層,走進(jìn)水的辦公室。水是業(yè)務(wù)部經(jīng)理,她單獨有間辦公室。水的嘴唇相當紅潤,讓我很想擁抱接吻,可是辦公室的門(mén)敞開(kāi)著(zhù),不能做想入非非的事情。忙忙碌碌的水從飲水機里給我倒杯白開(kāi)水,讓我坐在一邊閉門(mén)思過(guò),為什么福州的工作又泡湯了。
                  水一心一意算帳。轉來(lái)轉去打電話(huà)聯(lián)系業(yè)務(wù)。和牛頭馬面們聯(lián)絡(luò )感情。白皮鞋在明晃晃的地板上翻動(dòng)。手快腳快地發(fā)傳真。無(wú)數個(gè)水圍在我身邊轉同心圓,我和她在不同的節奏中行進(jìn),像烏龜和兔子賽跑,烏龜和兔子沒(méi)有共同語(yǔ)言。
                   十二點(diǎn)半,坐在一邊涼快的我親切地告訴水:“下班了!快別忙了!吃中午飯了!”
                   水不去外面吃飯,要在辦公室里吃盒飯。盒飯來(lái)了,水邊吃飯邊有一搭沒(méi)一搭問(wèn)我,你以后如何打算?水對我說(shuō):“趁這段時(shí)間正好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找工作。” 水說(shuō)話(huà)時(shí)冷冰冰地,秋意正濃。
                   緊接著(zhù)電話(huà)來(lái)了,水又忙得團團轉。我不打擾忙忙碌碌的水,她認認真真工作,我卻游戲人間。我走出三十層大廈,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和水相見(jiàn),我沒(méi)有理由和勇氣。
                    過(guò)了幾天,水打電話(huà)約我在曉風(fēng)殘月酒吧再聚首。這一次水別出心裁地帶來(lái)另一個(gè)女子。她是水的好朋友,剛從新加坡回來(lái)。我打量這個(gè)女子,高鼻子,直直的身板,很有異國情調。這女子如果披著(zhù)紗麗跳印度舞,活脫脫一個(gè)印度人。
                    水在我們的聚會(huì )中,帶挨不著(zhù)邊的印度女子,增加我們相見(jiàn)時(shí)的歡樂(lè )氣氛。 
                    印度女子十分健談,東拉西扯,跟我分析中東局勢,饒有興致地說(shuō)她到國外打工,一年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在成都買(mǎi)房子買(mǎi)車(chē)。我笑呵呵地說(shuō):“你很有錢(qián)。”她笑了,樂(lè )意自己是位有錢(qián)人。我們兩個(gè)聊得熱火朝天,水不介入,她怎么這么從容大度?是不是準備將我出讓給高鼻梁的印度女子?
                   水超然物外,像欣賞裝飾品似地看來(lái)來(lái)往往的白領(lǐng)人士,我內心里悄悄燃燒熱騰騰的火氣。
                   為了讓水不在意我付清學(xué)費,我熱情似火,擺出狂追印度女子的架式,爭分奪秒和印度女子套近乎,看水如何收場(chǎng)?印度女子卻見(jiàn)好就收,不和我趁熱打鐵,將我晾在一邊,轉過(guò)頭和水聊得熱火朝天。水的目的達到了,我和印度女子只是她安排的戲偶,對這種角色印度女子相當在行。
                   她們聊著(zhù)無(wú)關(guān)緊要的龍門(mén)陣,我只好舉杯獨飲。
                  后來(lái),水和印度女子興高采烈地談?wù)摵芸苹玫母辉I?,像都有腰纏萬(wàn)貫的大老板圍著(zhù)她倆轉。水格格嬌笑,說(shuō),這個(gè)月某某老板天天請她洗桑拿。印度女子也有老板請她吃龍蝦吃魚(yú)翅。
                  想起腰纏萬(wàn)貫,我暗自發(fā)笑,腦海中滑稽地升起一根用銀圓打造的寬皮帶,腦滿(mǎn)腸肥的大老板不怕腰肌勞損,肚皮上圍一圈肥得流油的寬皮帶,像纏著(zhù)一條閃閃發(fā)光的沉甸甸的巨蟒,大老板圍著(zhù)寬皮帶舉重若輕地滿(mǎn)世界亂跑,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小媳婦晃暈一大遍。我記得舊社會(huì ),大地主黃世仁對喜兒說(shuō),跟著(zhù)我吃香喝辣。黃世仁相當實(shí)在,誠心誠意地請喜兒跟自己好好享福,喜兒居然不會(huì )過(guò)好日子!
                  我真想對水說(shuō),天天洗桑拿算怎么回事?跟黃世仁混才正經(jīng)八百,一輩子吃香喝辣。
                  印度女子和水畫(huà)餅充饑,和腰纏萬(wàn)貫的億萬(wàn)富翁們呆了將近一小時(shí),應該審美疲勞了,印度女子再次掉轉頭,開(kāi)始對我這個(gè)非洲混混感興趣。我雖然沒(méi)有那么多閃閃發(fā)光的沉甸甸銀圓纏在腰間,倒也親切隨意十分可愛(ài)。
                  我不再東張西望,當機立斷,力邀印度女子步入舞池。我沒(méi)時(shí)間看水,只深情凝望印度女子。為了將水這個(gè)東方不敗早點(diǎn)打敗,我的手像新式武器,摟著(zhù)全印度最性感的腰身榮登大雅之堂。
                  我和印度女子翩翩起舞;我?jiàn)^不顧身地將印度女子摟緊,不跳國標舞,只跳讓水眼冒金星的貼面舞,將無(wú)名之火在她心里快速點(diǎn)燃。我和印度女子在舞池里夜明珠似的奇妙旅行,燈光越暗,我和印度女子摟得越緊。不遠處張望我們的水氣呼呼地躲藏在燈火迷離的偏僻角落。
                  印度女子愿意我將她摟這么緊,我盡說(shuō)甜言蜜語(yǔ),她笑逐顏開(kāi)讓我的心情比月亮還美。
                   水看見(jiàn)我和印度女子每句話(huà)都分外投機,情意綿綿。
                   其實(shí),全都是普通不過(guò)的話(huà)題,我卻故意摟那么緊說(shuō)情話(huà)般火熱甜蜜,印度女子說(shuō)她的弟弟在上高中,快讀大學(xué)。我和她咸吃蘿卜淡操心,關(guān)心起青少年的教育問(wèn)題。我們找準一個(gè)話(huà)題談得風(fēng)生水起,在水看來(lái)這分明是狼狽為奸的鐵證。
                   我和印度女子相見(jiàn)恨晚,不斷步入舞池,直到我確定無(wú)疑,水確實(shí)生氣了。水撅著(zhù)玻璃般透明的嘴巴,蛾眉倒豎,在想如何反攻倒算報復我。
                   我和印度女子結束金蛇狂舞,和水一起去唱卡拉ok。
                   我和印度女子手牽手站在一起情歌對唱,簡(jiǎn)直是天造地設的人間絕配。
                   水氣哼哼地一首沒(méi)唱,她一個(gè)人唱不了情歌。其實(shí)讓水生氣十分容易,只要在她面前裝神弄鬼,這時(shí)候所有男女智商最低,都會(huì )無(wú)中生有地生氣,拿感情玩游戲,沒(méi)有人能容忍。
                   水打翻醋壇子,再也看不下去,柔情似水的她一下子沖過(guò)來(lái),昏暗中,兩個(gè)明亮眼睛像一對一百瓦電燈泡,照我臉上火辣辣地就是一耳光!這記耳光力道十足,穩準狠地打在左臉上,我捂住左臉,用仇恨的眼睛看水,水晃晃悠悠到沙發(fā)上找皮包,像跳水運動(dòng)員扎進(jìn)水里,一個(gè)猛子沖向酒吧底樓的人群,東拐西拐一溜煙跑出大門(mén),我付完帳,漫山遍野找水。
                   那是多么漫長(cháng)的夜晚,的士瘋子般東奔西跑,我大街小巷到處搜尋。
                   我打開(kāi)車(chē)窗,風(fēng)冷嗖嗖地吹在火辣辣的左臉上。喝了酒的腦袋昏昏沉沉,不知過(guò)了多久,嘈雜音樂(lè )又在耳邊響起,人影晃動(dòng),一遍霓虹燈光,的士車(chē)速減緩,沒(méi)想到轉了大半個(gè)成都,又回到曉風(fēng)殘月酒吧。
                    我和水多少次在此相聚。故人已去,空蕩蕩只剩我一人。
                     霓虹燈充滿(mǎn)懷舊氣氛,我像古代詩(shī)人——今霄酒醒何處?酒醒在曉風(fēng)殘月酒吧門(mén)前。
                     我走到府南河邊,坐在椅子上,發(fā)現一彎新月,水和我曾在府南河邊呆過(guò)整整一個(gè)夜晚,這就是我的楊柳岸。
                     一彎新月映在府南河上化為片片波光,清冷布滿(mǎn)心房。坐了很久,我幽靈般走進(jìn)又深又暗的小巷,孤獨的影子貼在地面又爬上墻壁。走了很久,我一腳踏上空蕩蕩的燈火輝煌的大街,腳步聲咚咚響,像心敲打地面。我抬腕看表,凌晨四點(diǎn)半了,這時(shí)候倒早不晚,夜晚不像夜晚,清晨不像清晨,我只感到肚子餓了,希望找到一家專(zhuān)門(mén)等我吃早餐的餐廳。
                     這時(shí)候哪有什么餐廳?
                     但是,前面的確有家正在營(yíng)業(yè)的餐廳。
                     沒(méi)走多遠,一座海市蜃樓浮出海面,燈火通明,像牛魔王的豪華宮殿。我走過(guò)去站在下面,一級級又長(cháng)又寬的大理石梯子連到大得沒(méi)邊的大門(mén)。大門(mén)上龍飛鳳舞寫(xiě)著(zhù)“永和豆漿”,這是臺灣人一直開(kāi)到早晨專(zhuān)為夜貓子服務(wù)的豆漿店。我踏上又長(cháng)又寬的大理石梯子,走進(jìn)又寬又大的門(mén),大廳里空蕩蕩的,只有一個(gè)服務(wù)員,只有一個(gè)打扮很風(fēng)騷的女子,眼瞼綠得發(fā)藍,像藍精靈的媽媽。她肯定是小姐。她送走嫖客在這里形單影只地喝豆漿。我和她相互對望,眼神都麻木不仁,然后各自埋頭啃油條。
                     冷漠的都市里,我和這個(gè)小姐都是尋找歸宿的匆匆過(guò)客。
                     我回到住處,這是臨時(shí)性堡壘,只能安放驛動(dòng)的心,我躺在干爽被窩里沉沉睡去。
                     我一個(gè)人過(guò)日子。
                     十多天后,風(fēng)從重慶回來(lái),他回到成都搞藥品銷(xiāo)售,我們又朝夕相處,然而之后的日子,我和風(fēng)隔膜疏遠。
                    我打電話(huà)給水,水還在生氣,根本不理我。但水不跟我聯(lián)系,居然和風(fēng)聯(lián)系,我以為很好理解,水為報復我才給風(fēng)打電話(huà)。
                    她給風(fēng)一片陽(yáng)光,風(fēng)立馬燦爛起來(lái),天天給水打電話(huà)。
                    他不會(huì )和水約會(huì )吧?風(fēng)煞有介事,好像真有這么回事。
                    我本來(lái)想以靜制動(dòng),但好奇心占了上風(fēng),我神經(jīng)兮兮地開(kāi)始沒(méi)來(lái)由地關(guān)注風(fēng)。過(guò)去忙忙碌碌,我和風(fēng)沒(méi)有時(shí)間停下來(lái)關(guān)注對方,風(fēng)這些年的所思所想,我不太了解,現在我有的是時(shí)間注意他的一舉一動(dòng)。
                    風(fēng)吃下午飯時(shí),眉梢嘴角都堆滿(mǎn)掩飾不住的笑意。吃完飯,風(fēng)又開(kāi)始梳妝打扮,要將自己峰回路轉成英俊少年。過(guò)去風(fēng)找情人也喜歡喬裝打扮,但從來(lái)也沒(méi)有這么細心。他站在穿衣鏡前,一站就是大半個(gè)小時(shí),將凌亂小分頭梳了又梳。希特勒似的小分頭是風(fēng)的標志,不論怎么梳,因發(fā)質(zhì)過(guò)硬都會(huì )伸出來(lái)成為小分頭。不花時(shí)間他的頭型無(wú)法改變?,F在他站在穿衣鏡前,將小分頭一遍遍地不厭其煩地用電吹風(fēng)理直。
                    通過(guò)這個(gè)簡(jiǎn)單細節,我突然發(fā)現,他和我一樣,這么一心一意熱戀水。一旦有時(shí)間刻意關(guān)注風(fēng),我對風(fēng)有進(jìn)一步了解。我以為他是花花公子,對所有女人都能找到感覺(jué),對肉體狂歡本能地崇拜。我沒(méi)有想到,這花花公子原來(lái)也有癡情一面,他居然如此癡迷水,愛(ài)得這么真卻埋得這么深。不光我不知道,連他自己都瞞過(guò)去。
                    看見(jiàn)風(fēng)和我一樣在意水,我恍然大悟,是??!水是我們共同的初戀。
                    少年時(shí)的心事直到現在我才弄清楚所以然。
                     在康定中學(xué),水同我和風(fēng)一起上學(xué)吃飯,其實(shí)我和風(fēng)都喜歡水。我在明亮臺燈下為水寫(xiě)詩(shī),后來(lái)她冒充小林芳子我主動(dòng)疏遠她,因為年少的心如此敏感,根本不能容忍期騙。
                    從小父母離婚,各奔東西遠走高飛,作為父母他們有名無(wú)實(shí),就像是在欺騙我,我很沒(méi)有安全感,于是我特別固執地想保留每份真實(shí),只有每份真實(shí)才組合得成安全感。
                    想到這些,我感慨萬(wàn)端,如果我和風(fēng)不來(lái)成都打工,水不會(huì )出現,我這輩子會(huì )將這份情感漸漸忘記。水的出現,是命運十分響亮的提醒,我和風(fēng)都想起自己的初戀。
                    我的失敗面前,風(fēng)有生機一線(xiàn),真面目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這家伙早已忘記朋友妻不可欺的千年古訓,有向我徹底攤牌的勁頭。而我以為和風(fēng)不在一個(gè)重量級上,不以為然。
                    但為以防萬(wàn)一,滿(mǎn)足強烈好奇心,我跟蹤他的決心下定了。
                    我像猴子般靈活,風(fēng)的影子后面多了雙跟蹤他的眼睛。
                    沒(méi)有想到,我從親密愛(ài)人墮落到當暗探的地步,因為我沒(méi)錢(qián)雇私家偵探,只好自己從墻角探出腦袋東張西望。
                    風(fēng)朝西前進(jìn),我緊緊尾隨他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
                    風(fēng)剛走到西門(mén)車(chē)站,我居然看到水站在街邊凝視前方,翹首以盼風(fēng)的到來(lái)。她一招手,風(fēng)馬上舉起手打招呼。風(fēng)先是快步走,水一招呼他,他立馬撒開(kāi)四蹄奔跑起來(lái)。他一口氣跑過(guò)大街,春風(fēng)滿(mǎn)面地將挎包里的一束玫瑰花拿出來(lái),塞在水懷里。這是風(fēng)過(guò)去給他的萬(wàn)分之一情人獻花的招牌動(dòng)作,十分老套;水接過(guò)鮮花走在前面,瘦瘦小小的風(fēng)跟屁蟲(chóng)似的跟在后面。他們走向一間酒吧,在樓梯拐角處消失。
                    水為報復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居然假戲真做。她肯定想讓我看見(jiàn),非要我氣得吐血不可。
                    我有一點(diǎn)恨風(fēng)了,風(fēng)從小重色輕友,但這家伙居然輕到我頭上。
                   但說(shuō)一千道一萬(wàn)我也不相信水和風(fēng)耍朋友,他們難道也心有靈犀一點(diǎn)通?這太奇怪了。過(guò)去水對風(fēng)敬而遠之,現在卻突然對風(fēng)放電。風(fēng)煞有介事,像是對我隱瞞真相,其實(shí)風(fēng)根本不想隱瞞。他個(gè)性那么張揚,一旦水有風(fēng)吹草動(dòng),肯定比新華社最新消息快,他不光在第一時(shí)間公布新聞,我還將看到風(fēng)勝利者不可一世的模樣。
                   但這一切都沒(méi)有發(fā)生,我還沒(méi)瘋,不會(huì )跑到酒吧里問(wèn)個(gè)究竟,我想來(lái)想去,只好回去。
                   第二天,風(fēng)去上班,我給水打電話(huà)。我忐忑不安,水沒(méi)有放下電話(huà),她問(wèn)我什么事。我說(shuō)能不能約一下。她說(shuō)她很忙,等有時(shí)間再給我打電話(huà)。她到底忙些什么?叫人捉摸不透。我很沖動(dòng)地想問(wèn)她和風(fēng)怎么回事,連自己都覺(jué)得荒唐。
                   我沒(méi)有心思找份好工作,偵探成了我的職業(yè),迷失在自設的圈套里,我不是偵探,是自己的囚犯。
                  經(jīng)過(guò)幾天明查暗訪(fǎng),我發(fā)現風(fēng)十分能干。
                  風(fēng)每天都站在水的窗戶(hù)下唱老鼠愛(ài)大米,突然從后背拿出N多鮮花給水N多驚喜,烘面包似的將水裝進(jìn)電烤箱里加倍烘烤。風(fēng)超額完成愛(ài)的奉獻,水卻被空前熱情壓彎了腰,她藏在風(fēng)找不到的空間,向風(fēng)提出合理化建議:在你高燒未退的情況下能不能少見(jiàn)面?風(fēng)聽(tīng)了合理化建議,心領(lǐng)神會(huì ),除了跑銷(xiāo)售,悶聲不響地呆在家中看電視。
                  風(fēng)也成了悶騷型,喜歡在肚子里嘰嘰咕咕地長(cháng)吁短嘆。風(fēng)攬鏡自照,又瘦了好多。他用十分憔悴的容顏面對我,我的眼睛睜得銅鈴般大,不是發(fā)現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風(fēng)已經(jīng)瘦到讓我晚上做惡夢(mèng)的程度。 我就納悶了,一個(gè)男人為一個(gè)女人居然憔悴到如此程度???
                  水這個(gè)女人是詭譎多變的道路,是難以窮盡的迷宮,讓所有情感付之東流。
                  我將帽沿拉低,更加神秘,努力做一名精明干練的偵探,可是風(fēng)不行動(dòng),我只好呆在家里。
                  就像上班一族只想上班,我已經(jīng)習慣偵探這個(gè)職業(yè)。職業(yè)敏感讓我隱隱有種預感,這個(gè)案件看似已經(jīng)結束,實(shí)際上剛剛開(kāi)始。對于感情的追蹤決不是人生插曲,這件案子無(wú)始無(wú)終錯蹤復雜,從青春期開(kāi)始,每個(gè)男人在荷爾蒙刺激下都成為偵探,都有雙銳不可擋的眼睛一直打探愛(ài)的深淺。
                  我暫時(shí)沒(méi)有行動(dòng)方案,只好望著(zhù)瘦得可怕的風(fēng),風(fēng)只好望著(zhù)小帥哥云,互為對方肚子里的蛔蟲(chóng),都看到對愛(ài)情的傷感猶如黃河泛濫一發(fā)不可收。
                  這時(shí)候我想問(wèn)風(fēng),獨自傷感什么?他到底和水耍沒(méi)有耍朋友?風(fēng)熱情似火,可精明能干的女人特別擅長(cháng)將干柴烈火的愛(ài)控制在對自己毫發(fā)無(wú)傷的范圍內。他和水有鮮艷奪目的鮮花傳遞,但這種外交禮儀只相當于國與國之間遞交國書(shū),孔老夫子曰,發(fā)夫情止夫于理,指的就是這種情形,放在中華文明五千年的歷史長(cháng)河里看風(fēng),他就是自作多情。就是阿Q式傷感!但風(fēng)決不承認這點(diǎn)。
                  這時(shí)候,久不見(jiàn)面的小康哥從康定來(lái)到成都,突然光臨我和風(fēng)的住所。我們久別重逢本應當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而小康哥卻堵在門(mén)口,比變形金剛還嚴肅。他黑著(zhù)臉走進(jìn)來(lái),屁股很沉地坐在沙發(fā)上,欲言又止。我不好動(dòng)問(wèn),只好坐在他身邊,盼望他早些開(kāi)口。
                 小康哥用非常憐憫的眼神看我,那眼神像冷冰冰的藏刀一樣鋒利,他準備向我述說(shuō)什么? 小康哥坐了半天,突然開(kāi)口說(shuō):“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在意個(gè)把女人,風(fēng)現在和你喜歡的女人好,你用不著(zhù)天天躲在被窩里哭,風(fēng)是你的朋友,你大氣一點(diǎn),應當對他表示祝賀!”
                 我像聽(tīng)天書(shū),到底說(shuō)些什么?!小康哥是不是腦子進(jìn)水了,我直不楞登地看著(zhù)他。 
                 小康哥見(jiàn)我假裝不懂,告訴我:“風(fēng)講給我這個(gè)家鄉人聽(tīng),說(shuō)你的女朋友不跟你好,一心一意地要跟他好,還說(shuō)你經(jīng)常躲在被窩里哭。”
                 我心里一下升騰起無(wú)名鬼火,風(fēng)連這樣的龍門(mén)陣也編得出來(lái),真是厚顏無(wú)恥。
                 小康哥聽(tīng)了風(fēng)一席話(huà),不分青紅皂白,他的一通說(shuō)教鍋蓋般向我頭上扣來(lái),最后還來(lái)個(gè)大而無(wú)當的總結。
                  風(fēng)從傳銷(xiāo)開(kāi)始,真本事沒(méi)見(jiàn)長(cháng),假東西全學(xué)會(huì )了,真像李伯清說(shuō)的成都人一樣假打。風(fēng)和我之間的兄弟情感已經(jīng)發(fā)生很大變化,通過(guò)這件事,我們有了隔膜。從小一起長(cháng)大的朋友最叫人寒心。我深深感到,李伯清說(shuō)的那些假打的成都人并不可怕,反正知道他在假打,而風(fēng)這個(gè)和我朝夕相處的家鄉人卻變得亦真亦假,搞不清他的真面目,也最容易傷害我。我霧里看花,不知道他哪里是真哪里是假?他冷不丁來(lái)這么一下,讓我鉆心的痛。
                  久在江湖混,有些人渾身上下散發(fā)一股油煙味,越來(lái)越不真實(shí),到頭來(lái)成為一道不可信任的影子。
                  于是有人說(shuō),這年頭你能相信誰(shuí)?這是個(gè)沒(méi)有諾言的時(shí)代。
                  所以,對于這個(gè)沒(méi)有結束的案件,跟蹤影子一樣不靠譜的風(fēng)只能捕風(fēng)捉影。只能浮在表面,不能挖掘案件的深刻內涵。
                  預感告訴我,一定有大事正在發(fā)生,我不再像無(wú)頭蒼蠅忙忙碌碌,應當從源頭找起。
                 要追根溯源當然是直接了當跟蹤水,我不是沒(méi)有這樣想過(guò),為什么不付諸實(shí)行?
                 我連親密愛(ài)人都不相信,還去跟蹤她,這樣一個(gè)連什么都不相信的人還混個(gè)什么勁,上天都會(huì )追究他存在的意義?
                 但現在我黔驢技窮,不能不這樣做。
                  我不得已而為之,別無(wú)選擇地將偵查對像鎖定在水身上。
                  水下午下班,我開(kāi)始上班,我屹立在她下班后必經(jīng)的路口。所有人走過(guò)來(lái),都要欣賞一下我獨樹(shù)一幟的酷呆帥造型。我像從電冰箱中走出,冷若冰霜,看了我經(jīng)過(guò)冷藏的臉,所有人都認定我是趁火打劫的強盜。然而,我表里不一。外表強大掩飾不了內心脆弱,我饑腸轆轆,為愛(ài)乞討,像街對面那個(gè)自由自在的乞丐。 所有人都被城市中的交通線(xiàn)電話(huà)線(xiàn)上司下屬如一團亂麻緊緊捆縛,只有窮得丁當響的乞丐獲得意想不到的自由。 我外表冷漠剛強,只因為我學(xué)習了偽裝。 生活這個(gè)無(wú)所不在的老師為我這個(gè)不會(huì )偽裝的后進(jìn)生補了很多堂課,我總算為自己打造了一幅面具。我去報販子那里扯過(guò)一張《成都商報》假充斯文,以報紙遮面,誰(shuí)也看不見(jiàn)我的面部表情,從雙腳往上看,你們一定將我當作道貌岸然的圣賢。 有了溫文爾雅的造型,我一心一意進(jìn)行偵破工作。 我對自己強調,我有固定職業(yè),是用情太專(zhuān)的偵探。(趙敏)

          1. 上一篇:松石寶帙——格薩爾圖像藝術(shù)
          2. 下一篇:❙【 郭達山咖啡廳】❙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