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活到老 教到老 執著到老

            甘孜日報    2016年07月04日

            ——記四川省藏文學校副校長高志安
             

               
             
            高志安在授課。
                
              高志安接受采訪。
                
              高志安輔導學生。
                
               高志安喜愛的書籍雜志。
                
                 高志安教課之余著書立說。
                
                ■記者 唐闖/文 曹雪原/圖
                高志安 ,男,藏族,爐霍縣人?,F任四川省藏文學校副校長,從事漢藏翻譯、教育心理學、藏語語法與修辭教學工作。被甘孜州和四川省教育科學研究所聘請為課題指導專家,先后參與五個省級教研課題的專家指導工作,2000年到2005年,受國家教育部聘請,參與五省藏區中小學藏文教材協作委員會教材審查工作。
                2014年,受最高人民法院聘請為全國法院藏漢雙語法官培訓師資庫教師,多次參與全國法院系統藏漢雙語法官培訓工作,并承擔藏漢翻譯教學工作。在多年教學工作中,獨立編寫或與人合力編寫編譯10多部藏語文、經濟學、心理學教材。
               
                高志安一直深信,正是他目前從事的工作讓他自己保持著充沛的精力和熱情。這名現年56歲的老教師正在以自己理想中的狀態繼續他教書育人的第36個年頭。
                盡管作為四川省藏文學校的副校長,高志安每天有許多校內行政工作需要完成,但走進教室,上課,并享受自己的幽默和風趣帶給學生的快樂和笑聲,始終是他生活中的必需品。
                即使接受記者采訪的這一天,在采訪中途,高志安仍然前去教室,他夾著書本走出辦公室的姿態,他身上平整的衣服和襯衣很容易讓人誤會:他不是去上課,好像是在奔赴一次盛宴。
                而在高志安36年的教書生涯中,這樣的“宴會”,他每周要奔赴12至14次,最多的時候達到了30次。從1995年到現在,高志安基本包攬了原康定民族師范學校藏語文專業班和四川省藏文學校所有藏語文專業班的心理學一級教育學教學工作。
                “本人從小生長在社會主義大家庭,在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耀下得到健康成長,并當上了光榮的人民教師,本人深知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對得起黨和國家。”這是高志安寫在個人情況簡介報告中的一段話。
                高志安不僅僅要求自己這樣做,他還做主讓家中的一個兒子當了基層教師,并鼓勵另一個兒子主動到最艱苦的石渠縣工作。高志安相信,他這樣做,正是在盡自己做父親的責任。
                “現在我的一些學生也做了老師,而我時常會在課堂上遇到我學生的弟子。”對高志安而言,教書是在接續一種緣分,而自己就是這個圓弧般循環的“緣分”及教學事業的起點和重新開始之處。
                在四川省藏文學校的校園內,對于夾著書本在松柏成蔭的環境中走過的老師,學生總是以最尊貴的禮節,彎腰躬身向老師行禮?,F在,藏文學校的學生來自全國各個藏區。隨著學校歷屆畢業生的社會口碑越來越好,就業形勢越來越多元和穩定,學校的辦學規模逐漸擴大。
                “學生和家長都很珍惜藏文學校的名聲,也很看重自己與藏文學校的緣分。”高志安曾到阿壩州招生。一些早已從藏文學校畢業并在該地工作的學生,聞訊趕來,與老師們見面。高志安說,那種場面一輩子也難以忘記。
                有一項數據也讓高志安感到欣慰。
                從2006年到2015年,在全州歷次教師招考中,高志安任教的班級和學生占到了錄取人數的70%以上。教師招考的科目是《藏語文》、《教育學》以及《心理學》。高志安一直致力于這幾門科目的教學工作。高志安坦言,《藏語文》、《教育學》以及《心理學》曾經是藏語文教育中的空白。
                二
                高志安出生在爐霍縣,他的另一個名字是羅桑丹真。
                1974年,高志安的父親去世。在五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的高志安已經知道,自己極有可能因此失去讀書的機會。村子里一位叫任方舟的老師,親自登門,建議家里人同意高志安繼續讀書。在爐霍縣城工作的嬢嬢承諾,高志安的學費由她來支付。家里人允許高志安繼續求學。
                后來,高志安考上了甘孜師范學校,第一次接觸到了嚴格意義上的藏語文和雙語學習。每天,老師不在教室的時候,高志安站在講臺上,領著全班同學大聲誦讀。高志安說,那時候,盡管成績優異,但對于藏語文和雙語教學,還談不上任何深刻的理解。
                據高志安回憶,上世紀80年代,甘孜州的雙語教學剛剛開始啟蒙,底子薄,師資嚴重不足。加之,各級領導對雙語教學工作認識不一,重視程度不同,有些地方從小學到高中,基本上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雙語教學和藏語文教學,更談不上心理學意義上的輔導。
                畢業后,高志安被分配到丹巴縣巴底鄉一個牧場教書。關于雙語教學,高志安還是老思路,認為雙語課就是一節課上藏文,一節課上漢文。而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教學工作的便是雙語教師。兩年后,高志安調到丹巴中學,在民族班教授藏語文。
                “井底之蛙的感受比較強烈,激發自己繼續學習的愿望。”一年后,高志安前往州教師進修學校學習。兩年后,高志安又在中央民院的全國招考中被錄取。在中央民院學習兩年后,在與中國藏學研究中心達成工作合作意向的情況下,高志安仍然回到康定,在康師校從事藏語言文學及雙語教學工作。
                經歷了基層的教學工作,通過多年的輾轉求學,結合自己的成長求學的經歷,針對基層急需雙語干部、中小學急需雙語教師以及藏語文教師的現實,高志安對雙語教學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在康師校工作16年,帶著對母語以及雙語教學的熱愛和深刻理解,授課之余,高志安全身心投入到藏語文教材編寫和雙語教學研究的工作中。隨著研究的深入,高志安逐漸在《民族》雜志、《中國民族教育》、《西藏教育》等雜志發表一系列研究文章。
                此后,在具體的教學活動中,高志安發現,脫離了對藏族學生文化心理的研究和把握,要將雙語教育以及藏語文教學真正落到實處無疑是空談。隨后,高志安又一頭扎進了對當地學生心理研究的工作中,并撰寫了相關研究文章,開始著手編撰適合本地藏語文及雙語教學的心理學教材。
                1996年,在發表在《中國民族教育》雜志的《中師藏族學生個性及思維特征》一文中,高志安從強烈的自尊心與自卑感、強烈的好勝心理與小群體意識、熱情直爽守信的性格與沖動任性、思維發展的直觀形象性與思維的“遲緩性”等方面對學生的心理特點做了初步的分析。
                談到心理學在自己教學中的具體應用,高志安說:“作業全批全收,做到多鼓勵,讓學生時時都有成就感,產生濃厚的興趣。在教學過程中,經常與學生交談溝通,時刻注意每個學生的學習情況,發現問題及時解決。”
               
                高志安從事藏語文教學和雙語教學工作并未一番風順。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由于雙語教學和藏語文教學前景并不明朗,教職人員中彌漫著迷茫和困惑。
                “一些人轉行了,有人調到省里,有人去了其它事業單位,還有人改行從政。從事雙語教學、藏語文教學的老師大概還剩四到五個。”回憶過去,高志安說,自己沒有離開,有著多種原因。
                “一方面師資匱乏,另一方面自己喜歡這個工作,再有就是學生們讓我下定決心留下來。”事實上,高志安一直在內心仰望一座“高山”。“高山”的名字叫降央扎巴,在甘孜進修學校求學期間,降央扎巴是高志安的老師,教授藏語文。此后,高志安從中央民院畢業后,又和降央扎巴同在康師校共事。
                高志安相信,如今自己在課堂上授課時的口氣、語氣和一些動作,無不受到降央扎巴的影響。“降央老師上課風趣、熱情、非常幽默,知識豐富又口才雄辯。”高志安談到降央扎巴,雙手在胸前幾乎就要舉起來。
                除了教書,降央扎巴還有一些反常的舉動,讓高志安至今印象深刻。教書多年,降央扎巴幾乎不知道自己的工資是多少,每次都是學校安排人,將工資送到降央扎巴家中,降央扎巴從不點數。
                一次,降央扎巴一直在水邊觀察一只鴨子。高志安路過,大為不解。第二天,降央扎巴講詩學,在黑板上一口氣寫了三首格律詩,描繪鴨子在水中的姿態。此時,高志安方才醒悟,心中很是敬佩。
                后來,高志安和降央扎巴成了同事,面對生活和工作的挫折,降央扎巴又給予高志安許多幫助和鼓勵。“常常一席話就讓人茅塞頓開,心中疑惑大解。”在降央扎巴的身上,高志安感受到了一位師長的魅力。
                另一位給高志安內心帶來震撼的老師叫董錦華。
                在中央民院求學期間,董錦華教授《藏族文學史》,課堂上自然涉及很多典故以及民間故事。講理論的時候,董錦華用漢語,可一旦涉及這些耳熟能詳的典故和民間故事,董錦華一口流利的拉薩話讓課堂上的學生心悅誠服。
                后來,高志安了解到,在拉薩工作期間,董錦華天天和當地老鄉吃住在一起。董錦華白天工作,晚上進學習班,時間一長,董錦華很快學會了藏語。“我很佩服董老師,這也成為了我學習的動力,我沒有理由不把藏語學好。”回憶這段經歷,高志安記憶猶新。
                在丹巴工作期間,高志安還認識了當時丹巴縣文化館館長馬俄。馬俄是內地人,第一次和馬俄見面時,高志安介紹爐霍的山歌和諺語,馬俄當即翻譯為漢語,不僅準確,還非常生動活潑。當時,馬俄告訴高志安,自己正在收集丹巴的民歌,他鼓勵高志安要有意識地收集這些山歌。
                “沒想到,一個遠天遠地的人居然對藏族文化這么鐘情。”高志安說,他內心被馬俄的學識和執著感動。這些在高志安生命中留下了痕跡的人,令高志安意識到,自己只是民族文化傳承者中的一員,而堅持民族文化的傳承非一朝一夕、僅靠一人之力就成。
                如今,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州急需大量藏漢雙語人才。高志安和他所在的四川省藏文學校重任在肩。高志安說,他愿意活到老,教到老,學到老。
                
                
          1. 上一篇:我州藏族畫家作品登上中國最具權威的美術雜志
          2. 下一篇:他們用歌聲表達祝福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