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從康定走出來就是為了做點事”

            《甘孜日報》    2016年05月09日

             ——記李四光學術秘書、地質力學專家馬勝云
                ■記者 唐闖 文/圖
                世人識得李四光,卻未必知曉馬勝云。
                李四光是中國現代地球科學和地質工作的主要領導人和奠基人之一,為中國甩掉“貧油”帽子,創立地質力學理論和中國“兩彈”的研發作出了重大貢獻。
                1955年,馬勝云畢業于北京地質學院,分配到地質部李四光部長辦公室,任李四光部長的學生、助手。在李四光教授耳提面命之下,開始了他的地質力學研究生涯。
                1958年,馬勝云和孫殿卿一起發現北京西山隆恩寺第四紀冰川遺跡,李四光教授對此十分重視,他說“北京西山冰川遺跡的發現和確定,對中國冰期問題有肯定性和決定性意義。”前蘇聯科學院納里夫金院士,對此著文稱是“亞洲地質史上光輝的一頁。”(蘇聯《自然》1960年第8期)
                根據百度搜索提供的資料,馬勝云1930年11月出生,四川康定人,男,回族;根據《共和國的拓荒者-全國優秀老干部圖鑒》一書記載:馬勝云1928年生,四川康定縣人,回族。
                盡管互聯網上和書中有馬勝云老人的文字資料,但文字簡略?;ヂ摼W和書中所示關于馬勝云的出生日期有出入,但無論從那一年算起,馬勝云已經快滿90歲。得知馬勝云老人居住在北京,記者專程前往,對老人進行采訪。
               
                記者通過馬勝云老人在康定的親人,找到了老人的聯系方式。經過中關村南大街和西三環之間的聯絡線,再經過北京舞蹈學院南門、紫竹院公園北門,記者很快就到了地質力學研究所的南門。
                研究所旁邊就是李四光紀念館,因為李四光先生的后人還在此居住,該館不對外開放,只接受內部參觀。馬勝云老人就居住在與李四光紀念館毗鄰的一棟老房子里。
                門開處,一位佝僂著背,穿著布鞋,走起路顫顫巍巍的老人出現在記者眼前,這位老人就是馬勝云。馬勝云老人的子女告訴記者:由于老人年事已高,不能長時間接受采訪,要控制好時間。
                剛剛落座,馬勝云老人伸出雙手輕輕握著記者的手,老人的手透著一股涼意。老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頭,緩緩對記者說:“我至今仍然清醒,主要靠頭腦應付,然后是身體。”老人語氣雖緩,但神情堅定。
                隨后,老人拒絕了記者的幫助,自己顫顫巍巍站起來,一步分作三步緩緩走到另一個房間,接著老人又顫顫巍巍從書架上取出一本書,書名是《共和國的拓荒者》,由中國國史研究編修館編撰,中國科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馬勝云老人告訴記者,他從沒有接受過任何針對自己的采訪,所以沒有什么準備,書中的描述或許會對記者的采訪有所幫助。“你從老家康定來,今天就是老鄉間隨便聊聊,聽聽鄉音。”馬勝云老人向記者解釋接受采訪的原因。
                據記者了解,馬勝云老人在汶川大地震后接受過記者采訪,主要是從地質科學角度解釋問題和疑惑;此外,馬勝云老人還接受過北京晚報記者的采訪,講述李四光晚年的故事。記者注意到,迄今為止,在馬勝云老人著述的作品中,除開地質科學研究方面的書籍外,馬勝云老人還撰寫了多本與李四光先生有關的書籍。
                記者立即聯想到了互聯網上,關于馬勝云老人那不足四百字的個人簡介,而且在互聯網上幾乎找不到與老人有關的照片,這與當下許多名人的詞條讓人眼花繚亂頗有些不同。
                在聊天的過程中,記者無意中發現了老人獲得的一本榮譽證書,讓人驚奇的是,這本榮譽證書完好的密封著,尚未打開。更讓人驚奇的是,對于這本榮譽證書的存在,馬勝云老人并不知情,在頗有些意外的表情下,老人打開了這本榮譽證書,證書上的文字表明,馬勝云老人入選《中華民族好榜樣》一書,由此獲得該榮譽證書和獎章。
                馬勝云老人淡然一笑,隨即將證書扔在了床上。
                順著老人的這個舉動,記者簡單環顧了整個屋子。在屋子里,記者再未看到任何的榮譽證書。在簡樸的書柜里,用毛筆字寫下的“祝愿好人一生平安”的一幅字和許多書籍映入記者的眼簾,這些似乎是整個屋子可以算作裝飾品的東西。
                屋內的整個布局仍然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風格,房內家具簡樸,透著過去年代的氣息,在屋內的墻壁上,出現了一些用蠟筆直接畫在墻上的圖畫,像是小孩子涂鴉之作。
                據馬勝云老人的家人介紹,過去一家人擠在屋里住,后來,馬勝云老人的兒女們各自成家,僅剩馬勝云老人和妻子住在這里。整個屋子內,除了那臺索尼牌液晶電視,記者著實無法把這個屋子和首都北京,和寬闊的街道以及這個鬧哄哄趕時尚的年代聯系在一起。
                與這一切相對應,由于上了年紀,馬勝云老人始終保持著緩慢的語速向記者三言兩語勾畫自己的經歷。此時,記者在感嘆馬勝云老人生活如此簡樸的同時,也試著在老人的講訴中理解一個遠去的時代,理解一代人,理解中國在某個歷史階段的心路歷程。
               
                老人三言兩語將記者帶向過去,參看著《共和國的拓荒者》一書,馬勝云老人的人生故事漸漸在記者眼前浮現。
                1946年初秋,馬勝云考入康定中學高中一年級學習。此時,與高他一班的任乃強結識,經任乃強介紹,接觸到一些進步思想,參加一些進步活動后,讀過一些進步書刊。 此時,馬勝云積極參加在康定中學義演《林沖夜奔》話劇,此活動當時在康定有一定影響。
                1948年初,原國民黨24軍軍長、西康省主席劉文輝起義,康定中學停課。為解決學生讀書問題,康定縣回民新辦一所小學,馬勝云受聘康定回民小學任教。
                此時,國民黨殘部時任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參謀長代行長官職權的胡宗南,將長官公署在劉文輝起義后遷至西康省西康縣,命部下田中田師長進剿劉文輝,劉慌忙撤退,田師攻占西康省會康定,田師攻進康定后從空中投援物資,其殘軍在街上任意鳴槍橫行,殺害中共地下黨員、逮捕進步人士,市民非??謶?,戰爭硝煙尚彌漫在康定。
                馬勝云冒著土匪(財主、惡霸)襲擊的危險,忍著蚊蟲的叮咬,在南郊山區一帶玉林宮的密林中躲藏。解放軍進入康定后,馬勝云才回康定?;乜刀ê?,馬勝云仍到康定回民小學任教。
                不久,馬勝云被派到干部政治培訓學習班學習,學習了一段時間,結業后,仍回原校工作,被學校聘請任該校校長。此后,18歲的馬勝云被康定縣人民代表大會選為代表參加第一屆大會。之后,又被推舉為西康省藏族自治區政協委員出席第一屆大會。
                不久,馬勝云到北京中央民族軍政干部培訓班學習。培訓一年(目的培養少數民族干部,籌建自治區),1950年初培訓班畢業,受到毛澤東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
                對于上述經歷,馬勝云老人只用了一句話概括:“我從康定出來,一口袋糌粑,一口涼水,在瀘定過的溜索。從康定走出來就是為了做點事。”
                馬勝云老人告訴記者,自己原本可以選擇隨軍進入西藏,進而走上從政的道路。但此時,馬勝云深感建國之初國家建設,急需礦產資源,因此,軍政干部培訓班畢業后,馬勝云未從政,主動要求到北方交通大學補習基礎知識。補習班結業,馬勝云選學地質,入北京地質學院學習。
                回想這一人生選擇,馬勝云老人說:“地球上的生命都有一個從生到死的過程,名利只是幾秒鐘的事,要為人類做出有貢獻的事。”
                1955年,馬勝云從北京地質學院畢業,分配到地質部李四光部長辦公室,任李四光部長的學生、助手,參加籌建地質力學院研究室,并在地質力學研究所工作。
                從此,馬勝云與“苦”為伴,卻甘之如飴。
                此后四十年,作為學術秘書,馬勝云幾乎參與了李四光主持的所有地質研究工作。冒嚴寒,頂烈日,在人煙稀少的戈壁、荒山中,跋山涉水,攀懸崖,臨深淵,登峰探谷,進行野外地質考察,馬勝云與新中國地質事業的開拓者們先后對京津、皖南、大別山、湘南、秦嶺、膠東、蘇南等地區的構造體系厘定、經向構造體系建立、構造復合聯合及地殼運動時期鑒定等地質力學基礎理論和某些重要礦產的成生與分布規律應用研究做出貢獻。
                在野外地質考察研究的那些年,馬勝云住過牛圈,也睡過豬圈;他曾在翻山時,從山上摔下來;他屢次遭遇猛獸,說不清多少次掉進深溝之中;在野外考察的路上,他曾三天三夜挨餓;在安徽考察,由于懷里揣著指南針,鄉里的干部和村民誤認為馬勝云是特務,將他抓了起來;在進行地質考察時經過的村莊里,村民點不起菜油燈,馬勝云只能借火堆發出的光完成考察報告。
                當天,馬勝云老人對記者聊得最多的就是自己野外考察時的經歷,從老人說話時的語氣和眼神之中,記者能夠感受到老人內心的自豪感、以及作為新中國地質事業開拓者的那份豪邁之情。
                上個世紀50年代,在以李四光為代表的新中國地質事業開拓者們的努力之下,我國相繼發現了大慶油田、勝利油田、大港油田等重要油田,一舉使中國扔掉了“貧油國”的帽子,為新中國的現代化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作為參與者之一,馬勝云老人還通過自己的文字繼續書寫那段歷史,普及地質科學知識。老人先后寫下了地質力學專著《怎樣找鈷礦和礦》、科普讀物《穿過地平線》、《李四光年譜》、《二十世紀中國著名科學家李四光》等專著,參與編撰《李四光全集》已出版八卷,以及編寫科研報告、科學規劃、編審書刊幾十冊等。如今,將近九十高齡的老人已開始寫作一部自己的回憶錄。
                新中國建立之初,還有多少人曾像馬勝云老人一樣為了理想奮斗一生、貢獻一生,卻又終究甘于默默無聞?結束采訪后,記者被這個問題牢牢抓住了。記者似乎明白了馬勝云老人一直毗鄰李四光紀念館而居,不愿離開的原因。
                由于時間的緣故,也由于老人年事已高,許多可歌可泣、永遠值得銘記的故事馬勝云老人尚未來得及向記者講述,但記者相信它們一定會出現在馬勝云老人的回憶錄之中,這些故事也一定能給今天的人們帶來啟示。
                走出馬勝云老人的家,經過李四光紀念館,腳下的路寬闊筆直,經過這條路,馬勝云老人從康定走到了北京;經過這條路,許多和馬勝云一樣的人從祖國的五湖四海匯聚到了一起;經過這條路,新中國的現代化的輪子飛速旋轉,中國天翻地覆慨而慷。
                這一切很容易讓人想到五星紅旗,它色彩鮮艷,四顆小五角星正緊緊依偎著一顆大五角星。
                 
                
          1. 上一篇:梅俊懷——新中國康區話劇藝術的開拓人
          2. 下一篇:讓筆墨飛舞成蝶蝶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