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落花流水

            《甘孜日報》    2016年04月18日

                ■趙敏    
                今年的明天我要去亞丁,看山,看水,看蒼茫茫的大地上住著的神仙。如果明天有月亮,就照照我的心底還藏著誰的影子不肯放手,還守著什么承諾不肯背棄。
                天微亮,披著風刺骨的荊棘,裹緊棉衣,也裹緊昨夜彷徨無依的一段心事,不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樣子有多么猥瑣,以這樣的姿勢啟程拜訪神山,不知神仙是否會聞到我身上頹喪的氣息。
                厚冰凝固在背向太陽的路面,車在盤山公路上繞圓,第一個圓有荒涼下來的牧草,牛群散落的草色黃昏是我的清晨。第二個圓有無邊的青松林,松果高高掛在枝頭,松針金箔一樣鋪陳在山坡上,我手無寸鐵,只握著一個空拳。第三個圓我遇見低矮的高山櫟,橢圓形葉緣上長出幾根細針,脆薄的葉子暗藏著堅韌,或者說是對三怙雪山的堅貞。車至無路,我沿著山麓向更高處攀登,古木參天地沉默著,無盡的神秘就在天邊。而我是今天這諸神唯一的朝圣者。
                太陽有些薄情,只管耀眼地照這大好河山,冷冷地只望著這群峰,像薄情的眼神,可殺人,卻隔著忘川河左岸到右岸的距離。
                與千年靜佇的瑪尼堆凝望,用走熱了的手掌撫摸石塊上冰涼的經文,這些零下的愿望,太陽也不曾照燙,捂暖誰的心房?
                與萬年守候的古樹交匯亙古的心意,今世的相遇,是久別重逢,是沖古寺等待一盞久違的酥油燈亮起。高枝上纏著的苔絲,是寧靜,孤獨,空闊的我的前世,不為成佛,也不為修仙,只為今天親近仙乃日、央邁勇、夏諾多吉的面容,是塵緣。
                洛絨牛場,沒有吃草的牦牛,只放牧著逃跑的靈魂。
                坐在雪后的冷泥里,枯草是暖的。面向神山,我不跪拜,虔誠也可以不顯山露水。三神山手里的一朵雪花早已讀解了我,借我一席白,幻化成狐,惑塵緣。
                不轉身,面向三座神山,我的心無比潔白。身后是那遙遠的集市,吹口弦的童年削瘦了春天,又吹斷了夏天連綿的雨線。
                拂開密密的經幡,拂開這些人世的祈望,仙乃日神仙的右側,沖古寺還在人間。
                樹木掩映下的石板路,厚門,重簾,彩幕,寬殿。
                高高的神塑,陳舊的唐卡,朦朧的酥油燈,紅衣纏身的喇嘛。
                任孤獨親近,觸摸。任我踱著凡塵的腳步,哭也好,笑也好,只不肯驚擾一葉舟靠岸。
                稻城有空,亞丁有歸,神仙守著門。
                福在佛掌中,佛一翻手,便掉在每個人心上。我們都有,如同夜空星子一樣,心有多寬,福就有多高。
                告別稻城,我原本是一人來,一人去,沒有迎接,也沒有送別,舍不下的都收在心上,我走,亦跟我一起走了。
                稻城的空,裝著一個愿望,一絲眷念,一朵游云,一粒淡淡紅塵。
                亞丁的歸,隱著一半沉,一半浮,一抹禪,一岸人世隔壁的紅蓮。
                這以后的路途,我要省略!省略海子山上寂石的冥頑,這些冷寂屬于詩歌。
                給我斟上的酥油茶很暖,手揉糌巴里有奶奶的味道,大塊的牦牛肉是這世上最美味的晚餐。
                高城望斷黃昏路。不記得我在那里用過這個句子。站在世界最高城,才知道自己已經從稻城位移到了理塘。
                陽光有最奢侈的亮度,仙鶴的翅膀在這片光亮里是品質,飛翔只是必不可少的形式。而,借是輪回的擺渡。
                最后一抹陽光吐出黃昏后的黑夜,很長,也很冷,在骨頭里肆無忌憚,和風箏一樣飛得好高好高。
                這時候,我閉上眼睛找找自己的魂。閉上雙眼看不見太陽,看不見月亮,我看見最美的女人蹲在長青春科爾辯經堂前面的空地上,用嬌嫩的手掌撫摸《十戒詩》,撫摸神仙落下來的蓮瓣。
                從素描到藏文書法,從蓮花生大士到卡瓦格博神山,從印度到拉薩,從倉央嘉措到桑珠的紋身,從佛法三寶到三苦,從周潤發到陳冠希。
                我到理塘是想找到心中那塊凈地,今夜我安寧了。
                果然,一夜好夢。
                男子依然剛健,一只手藏在長袖里,另一只露在袍子外面,念珠隨手轉動。女子里見有嬌小玲瓏,臉上帶著兩朵高原紅,年老的一路走一路轉動著轉經輪。
                幾縷陽光,幾粒微塵,幾個匆匆趕路的人。世間有太多的繁華,需要我耐著寂寞。
                一樣經典的高原蒼涼,毛埡草原廣袤無垠,只裝著我與牦牛的理想,雪峰閃爍的光輝,是我宿命中的眷念。
                這一生,如若了卻塵事,我一定會回來。
                去海子山運些石頭來,蓋間小小的石屋住下來,安靜端然于歲月的一隅,安心度日,不要地老天荒,也不要??菔癄€,我只在冬日溫婉的陽光下,翻開歲月編織的皺褶里那些落下的愛,理一理紋線,然后一一打上結,以便來世好找。
                不是每個人都有佛緣,但每個人都在熙熙攘攘紅塵中找自己的前生后世。
                今夜宿在一個隱藏的天堂,滿天的星子是神仙的燈籠,掛在每一個流浪人的家門。
                曾有人問我,為何獨愛一地的蒼涼。
                我以為繁華總要落幕,青蔥總要衰敗,年輪一圈一圈畫上,無聲無息。
                記憶就是一種空茫,追云逐月的翅膀,也會被時光的利刀折斷,不如回到原始的本真,獨享寧靜的自己,這算得上凡人的理想。
                一念起,萬水千山皆有情。
                一念滅,滄海桑田已無心。
                有些人天生需要憂傷與孤獨,痛,是向上的力量,是錦繡的河山,是澄清的心房。
                一個人走在路上,是簡約,淡定,安穩的幸福。
                稻城屬于孤獨者,屬于在憂傷里品味著寂然的孤獨者。
                只有一個人走去的腳步能叩拜眾神。
                我是虛擬的,稻城是真實的。
                稻城是虛幻的,蒼穹是無盡的。
               
              
          1. 上一篇: 藏文書法長卷《格達弦子》榮獲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2. 下一篇:根秋扎西和他的格薩爾千幅唐卡夢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