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貢嘎山作證

            《甘孜日報》    2014年10月27日


            藏語母語作者在一起交流。  
             
            筆會分組討論。
             
              ■ 牧場星辰/文 記者 楊珂/圖
              年輕時聽過一段話,“形勢大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如果用這段話來描述當前我州文學現狀,我以為是恰如其分的。繼去年5月,甘孜州文聯、《貢嘎山》雜志社召開大崗山筆會,時間僅隔一年有余,今年10月16日,又迎來了海螺溝筆會的召開,來自我州各地26名藏、漢文作者參加了這次歷時5天的盛會。俗語云,贈人玫瑰,手有余香,海螺溝筆會,作為一場文化盛宴,不僅僅是與會26名作者的,還應該與更多的人一起分享。
              “五世同堂”,新人輩出
              筆者閑暇之余,總在思考,作家是群什么樣的人。此次筆會,26名作者濟濟一堂,看著他們熟悉與陌生的面孔,筆者突然想起一句話:“作家是一群沒老沒少的人!”
              有人看到這句話,立馬就可能跳出來,星辰,你這是罵人了。呵呵,跳出來這人,我一定說他不是人,哦,說他不是作家,不懂作家,不知作家。君不見,耳順之年的作家與弱冠之年的作家,一會兒勾肩搭背,密密細語,如祖慈孫孝,一會兒烈火金剛,面紅耳赤,如仇人相見。前者,蓋因兩人聊到開心處,知心處,忘人忘己;后者,則是見解相左,觀念碰撞,各執一端,互不相讓,爭吵到激烈處,不亞于兩國交惡,揮兵相向。
              當然,這種情形是極端的,有如彩虹雖美,卻不常見。但是,此次筆會卻從側面證明了這種交流的現實性,用詩人、《貢嘎山》雜志主編列美平措的話說,此次筆會中,與會作者的年齡,正好是“五世同堂”,時代跨度達四十余年,這些老少作者的臉湊在一起,就是一張飽經風霜的畫面,這些老少作者的經歷湊在一起,就是一部宏大的史詩。
              作家、州委宣傳部副部長、州文聯常務副主席格絨追美說,此次筆會是“新人輩出”!因為與“五世同堂”相媲美的,至少一半的與會作者,都是八零后的“新銳”面孔,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參加筆會這一文學創作與交流活動。
              康巴作家群,名動文壇
              此次筆會,無論會上會下,有一個明確的主題詞“康巴作家群”,這對于與會作者來說,既是榮譽和鼓舞,更是責任和使命。
              而關于康巴作家群,容筆者我多說兩句。在回答記者采訪時,筆者曾談到一個地區的“符號”問題,對于甘孜州來說,貢嘎山等名山大川是其地理自然符號,牦牛、青稞、蟲草是其物產符號,但是,這些東西都是物的東西,只能稱之為“地靈”,那“人杰”呢?
              人杰,古往今來的歷史已經證明,能名動天下的,能流傳于正史的,或以功勛于社稷,或以善德于眾生,或以才藝惠天下,或以作品養人心,才可稱之為“人杰”。一個地方,要講人杰地靈,人,是放在“地靈”之前的,這說明,古人造詞時,看到了人的偉大,注意到了以人為本。
              甘孜州,高寒偏遠,不在改革開放前沿,不在市場經濟前沿,不在時尚風物前沿,因此,甘孜州想要出現媲美全國的改革人物、經濟英雄、時尚代表,似乎頗為困難。然后,文學藝術卻不分前方后方、貧富貴賤,只要是一個有心的人,不管他身在哪里,都能寫出真正好的作品,演出好的戲劇。更由于,高寒偏遠的甘孜,有著更多的不被人注目的歷史與傳說,這是文學根本的養料。
              現代康巴作家,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產生了頗有影響的代表人物,近年來,更是涌現了格絨追美、尹向東、達真等名動全國的小說家,詩人列美平措更是獲得了“全國少數民族十家優秀詩人詩歌獎”桂冠,在藏族詩人中拔得了頭籌。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康巴作家群”的概念開始在我州文學界醞釀,新一屆州文聯于2010年主辦了首屆甘孜州作家培訓班,邀請來自中國作協的全國著名編輯、作家、評論家給甘孜州本土作家們授課改稿;前年,在成都召開“康巴作家群”新作發布會,康巴作家群正式集體亮相內地;去年,在北京召開了“康巴作家群”新作發布會,全國30余家媒體采訪報道,眾多有影響的文學評論家介入,產生了極為廣泛的影響。
              寫作務虛,筆會務實
              寫作是一件極其個人的事件,作家的筆觸向來以耕耘虛構的世界為己任,從這個意義上說,文聯也好,作協也好,編輯部也好,真還幫不上作家什么忙。
              但是,《貢嘎山》編輯部卻別開生面,務虛的事兒幫不了忙,咱們就務實吧。而且,這務實的傳統從1984年第一屆姑咱筆會就開始形成。這個務實,就是改稿與講座。
              初學寫作者或者年輕的作者,其作品總有這樣那樣的不足,這時,資深的作家們就有了用武之地,幫忙看稿,然后傾心提出自己的意見,這種方法,對年輕作者的改變并不在于某篇作品本身,而在于觀察世界的眼界的改變,有如格絨追美說的,“把自己的心靈完全向世界敞開!”筆會期間,集體活動之余,新老作者們都在進行有關作品的交流與修改,《貢嘎山》雜志主編列美平措把年輕作者努力寫稿這種狀態親切地稱之為“交飯錢”,意識是來開筆會,吃住管完,總不能吃完了事,還是得交一篇作品才說得過去吧?
              講座依然是這次筆會的重頭戲,郭昌平先生主講的“甘孜州文學史與上升的康巴作家群”讓與會作家大開眼界。達真獻出了自己成功的經驗,在筆會上作了關于“小說樣式”的講座。詩人竇零是一個喜歡讀書,讀書很雜的人。此次筆會,竇零先生以“作家與閱讀”為題,為與會作者奉獻了一堂精彩的講座。詩人歐陽美書以“網絡小說介紹”為題,為與會作者介紹網絡文學的定義、特點、分類、歷史、作家與作品,以及創作網絡小說需要注意的事項。這是我州筆會,第一次出現網絡小說的內容。
              寫作雖然是務虛的事情,但改稿與講座,卻是實實在在地碰撞,通過交流與碰撞,新老作者都從中大受啟發。
              我偶然看見佛……
              “我偶然看見佛”,這是我州九零后詩人拉伊的一行詩句。筆者之所以把這句詩用著此段文字的標題,是因為我想說說寫作中的一個重要問題:才華。
              我州作家向來不缺才華,完全能匹配“人杰地靈”四個大字。但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是,我州作家,卻有些忽視自己的才華。有的作家,一直在默默寫稿,卻難以主動向雜志社投稿,難以與外界交流,讓自己的才華在不覺中流逝掉。
              “我偶然看見佛。”這句詩就飽含著詩人無限的才華,而且道出了人生的真諦。佛,作為一種終極的符號,不是說我們放下屠刀,就成立地而成的,也不是我們朝拜就能看到,這是現實的理解。也就是說,佛在我們身邊,但我們未必能看到,或許,我們偶然也能看到。
              “我偶然看見佛。”這其實是一個哲學命題,有如可知與不可知,到底是可知還是不可知?或許,我偶然看見佛,就是最好的答案。
              有如去年,筆者在《貢嘎山》上讀到的兩行詩句:“康定迷離的街燈/是梵音駐足的光影。”這兩行詩,也是詩意橫溢的,很容易把我們引入詩歌的意境。
              寫下這段文字,是希望我州的年輕作者們,珍惜自己的才華,重視自己的文字,當某一天能將自己寫出的文字悟透之時,一個大作家就誕生了。
              藏語母語創作的喜人發現
              我州是甘孜藏族自治州,藏語是藏族人民的原初母語,但藏語創作一直是我州文學創作的一個弱項。不過,這一情況在本屆筆會得到扭轉,喜人的情況已經出現。
              據《甘孜日報》藏文編輯、藏語母語作家扎西介紹,近年來,我州經常發表藏語作品的作者已經超過了三十人,而且都特別年輕。藏語母語作者的創作,大多關注地域文化、藏族文化與本土文化元素,一些作者與其作品在全國已有一定的影響。
              此次參會的藏語母語創作作者,除扎西外,還有來自理塘縣公安局主要創作小說及民間文學的羅絨貢布,來自州宗教局主要創作詩歌和民間文學的羅絨扎西,來自色達的公務員達吉,色達藏醫院的東珠。達吉與東珠不但熱心創作藏語母語小說和詩歌,更為藏語母語創作做了很多組織工作。此次筆會之前,他們專門在色達召集了60余人,召開會議,征求大家對母語文學的意見。
              康巴作家群,作為一個地域文化概念,怎么離開得藏語母語創作和藏語母語作家呢。所以,藏語母語作者的大量涌現,對豐富康巴作家群的厚度,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格絨追美透露,州文聯和《貢嘎山》雜志社,準備明年將《貢嘎山》藏文版由半年刊改為季刊,即由一年兩期雜志變成四期雜志。這個事件,無疑將成為我州藏語母語文學創作最具影響力的大事件之一。更加廣闊的平臺,意味著更多的藏語母語作家將從這里起飛。
            筆會雖然短暫,但收獲是沉甸甸的。
              作為蜀山之王的貢嘎山景區海螺溝,與它同名的《貢嘎山》雜志相遇,不知會在與會作家的心中,存留怎樣的火花?;蛟S,我們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或聽到,某個著名作家在他的隨筆里,提到那次海螺溝筆會對他內心的沖擊。

             
             
             
          1. 上一篇:康巴作家群五代同堂奠基本土文學康莊道
          2. 下一篇:甘孜州作家用心領會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者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