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作家群 >> 瀏覽文章

            康巴作家群五代同堂奠基本土文學康莊道

            《甘孜日報》    2014年10月20日

            ——記《貢嘎山》雜志第五屆筆會


            《貢嘎山》第五屆筆會開幕式。


            筆會分組討論。
               在州委宣傳部、州文聯、海螺溝管理局的支持下,《貢嘎山》雜志第五屆文學筆會9月在海螺溝召開。近三十位我州作家、詩人、小說家、資深編輯、文學愛好者匯聚磨西鎮,就我州青年作家作品賞析及其發展趨勢交流心得。在與會者的深入探討中,文學甘孜深遠的意義呼之欲出。在短短幾天的時間里,好幾位康巴作者走進了記者的采訪本,走進了記者的內心世界,也走進了這篇拙文。
                座談會上,與會作家深情回顧了與《貢嘎山》雜志的文學淵源?!敦暩律健冯s志已經走過了三十多年的歲月,如今康巴作家群已經是“五代同堂”,從50后到90后,一代代康巴作家在《貢嘎山》成長。這次筆會,最讓人興奮的事情,莫過于“康巴作家群”現在的發展狀況。是什么樣的原因,讓康巴作家群如此壯大?讓我們來聽聽五代康巴作家的講述。
               【50年代代表作家】
                郭昌平:靜下心才能創作出好文學
                郭昌平,1952年10月出生于康定縣。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學習以小說和散文為主的文學創作,其短篇小說獲首屆《貢嘎山》文學獎,散文獲《四川日報》文學獎、《泉州文學》優秀作品獎,是四川省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榮譽獎獲得者。出版個人新聞專著《康巴履痕》,主編或參與編輯《當代甘孜》《康藏筆路》《九五康定洪災》《天地一方》《情歌的故鄉——康定》等書籍。
            作為康巴作家群的老前輩,郭昌平對康巴文學有自己的看法。郭昌平說:“大千世界的變化對人們的創作難免有影響。作為搞文學的群體,靜不下心是搞不好文學創作的。如今,不僅康巴文學界,整個中國文學界都處于喧囂之中。但是,甘孜州相對內地比較邊遠落后,它的誘惑要少很多。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尤其文學愛好者,比內地的人心要靜很多,這為康巴作家的創作提供了必要的保障。”
            郭昌平說,即使一些內地的知名作家到甘孜州這塊土地上來創作,他們也達不到康巴作家的心境。因為他們缺少心的寧靜,他們無法做到靜下來,把心獻給這片土地。如今對于康巴作家群的作家和文學愛好者來講,有了報紙、刊物、雜志、網絡等等過去沒有的平臺,讓作家和文學愛好者們,有了更多展示自己的地方,這也是康巴文學能繁榮發展的重要因素。
                 【60年代代表作家】
                  竇零:作家要勇于不寫
                  見到竇零的時候,記者有些詫異,詩人,在記者的眼里總是一副憂郁的樣子,可是他不一樣,每次說完一句話,總是自己先哈哈大笑起來,其實記者也搞不清楚他在笑什么,天生的樂天派。
                  竇零,60年代出生在康定縣,詩人,在國內期刊發表作品若干,出版有詩集《洞簫橫吹》,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作為康巴作家群中60年代出生的作家,竇零最感嘆的是康巴作家群的凝聚力。他說:“康巴作家群存在的意義在于它的凝聚力。在現在這個社會里,  一個人去做一件事情很難,而作為一個群體的話就不一樣了。其實康巴是一個大概念,康巴作家群把這個大概念融合成為一個隊伍,讓大家在里面跨越地域的差異,相互交流,相互學習,這對于康巴作家和文學愛好者來講是很好的事情。”
                竇零說:“當今社會是一個非常浮躁的社會。以前是一人寫作大眾閱讀,現在是大眾寫作無人閱讀。張承志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很喜歡,他說不寫也是一種水準。我覺得說的很好,一名作家要勇于不寫,但寫就不能失掉水準。”
             【70年代代表作家】
               夏加:每位作家都是康巴作家群里的一個單元
               夏加,70年代末出生于丹巴縣,出版有長篇敘事詩集《天子格薩爾》、隨筆集《天牧》等。對于夏加來講能夠成功走入康巴作家群,實屬不易。對于一個大山里的孩子,曾經,他根本不知道《甘孜日報》和《貢嘎山》雜志這樣的文學平臺的存在。他只是單純的衷于自己的創作,過著孤芳自賞的日子。直到2002年遇見了文學導師楊丹叔,才徹底地改變了夏加的生活。在楊丹叔的幫助下,夏加逐漸結識了更多康巴本土的作家,也得到這些作家的幫助,漸漸地走上了文學的道路。
                 由于有著艱辛的文學之路,夏加對于康巴作家群的感情是無法用語言來詮釋的,他認為他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用最大的努力走好文學這條道路。夏加說:“就我個人而言,將積極響應和參與康巴作家群提出的長遠規劃,立足康巴大地創作康巴題材的作品,同時,走出康巴概念,培養普世眼光。我想在兩個方面有所發展:一是寫長篇小說,二是寫報告文學。在長篇小說這一塊我也已經有了自己的規劃,目前已經完成了一部《刺》,講述的是一個人如何找到自己,看清自己需要什么。我只想告訴大家,人不是依托生活,而要學會如何去生活。正在創作的第二部長篇小說《病人》,反映了藏區的一批人,在對自己的文化發展和傳承做了大量工作的同時固步自封的現狀,還反映了現在人們自私、貪婪、沒有憐憫之心的心理;最后,想告訴大家,藏民族該如何發展,是一個問題。接下來的一部長篇,我想通過佛學來衍射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人。我會用我畢生的精力收集有利于康巴文學傳承的材料?,F在我收集了天葬、藏族婚嫁等方面的材料。”
                 80年代代表作家】
                澤郎東珠:利用好《貢嘎山》藏文雜志這個平臺
                澤郎東珠出生于1983年,是一位漢語、藏語創作的雙料作家,創作有藏文詩歌、散文、評論400多篇,漢文詩歌、散文200多篇,是一位懷揣著文學夢想的80后。和東珠聊天,發現他和很多用藏文母語創作者一樣,對藏文學有執著的熱愛,在熱愛的背后又飽含著對藏語言文學創作作者缺乏的痛心。
                 第一次參加《貢嘎山》筆會澤郎東珠顯得很激動,他說:“《貢嘎山》雜志最初是在中學時期走入我生活的,當時我在武俠夢與文學夢的路口徘徊,《貢嘎山》的出現對我后來選擇專業和創作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可以說是我文學路上最好的老師之一。今年有幸參加《貢嘎山》第五屆筆會,正式走進了‘貢嘎山’的家里面,與康巴作家群的老師們學習、交流,這是難得的機會。”
                 作為一名用藏文母語創作的作家,澤郎東珠對藏文學創作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澤郎東珠說:“我認為,一個國家或民族,其根本的存在是這個國家或民族所使用的語言文字和獨特的文化、習俗。在這個流行‘統一’、‘同化’的大環境下,母語文化的傳承至關重要,因為語言在某種程度上不僅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一個民族和地區的文化符號和心靈之聲,而康巴藏語母語創作團隊面臨的問題和挑戰更為突出。所以,《貢嘎山》藏文版對藏語創作者給了前所未有的信心。因此,我認為以《貢嘎山》藏文版為平臺,藏語創作者應該向他人學習,改自身不足,以交流、團結、進步為目的,砥礪奮進!”
               【90年代代表作家】
                拉伊:以屬于90后的風采展現康巴作家群的年輕風貌
                拉伊(原名阿西),作為一名90后的詩人,在筆會上她的作品受到很大的關注,很多前輩對她的天分給予了肯定,但也有前輩對她創作的方法表示擔憂,希望拉伊用她干凈的文字多創作散文,而不是詩歌。
                關于康巴作家群,最小的一名90后作家拉伊如是描述:“第一次聽‘康巴作家群’這名字是在《藏人文化網》上看到的一篇報道。其實,沒看那則報道前,我就已經通過博客、微信、QQ 等平臺認識了很多優秀的康巴作家。這得感謝聊天軟件發明團體,它拉近了我與文學的距離。我在追尋文學的道路上總是孤獨,找不到志趣相投的人,有一段時間處于沉默寡言的狀態。我很多次問自己為什么喜歡文學?你現在正在干什么?你要寫成什么?這三個問題困擾了我很多年,我也總是在迷茫與徘徊的邊緣失足。很多時候我缺乏對自己的信任。這對于一名熱衷文學的人來說是非??膳碌?,一不小心,她就會泯滅夢想。對我來說2014年是個吉祥年,我的詩歌被《貢嘎山》雜志刊用了(這是我詩歌的處女作),同時受到了主編列美平措老師的好評,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時那種澎湃的心理。列美老師邀請我參加貢嘎山、州文聯聯合舉辦的海螺溝筆會,又一種激動涌上心頭,感謝列美彭措老師。參加筆會我認識了很多優秀的康巴老一輩作家,聽了他們的講座及對我詩歌的意見、建議后,讓我深受啟發??蛋妥骷胰鹤屛覉远诵拍?,找到了方向、肯定了自己的追求。我不再孤獨,對于文學愛好者來講,再也沒有什么比這更重要的了。”
                談到對康巴文學的傳承,拉伊顯得很謙遜,她說:“作為一名90后康巴文學愛好者,這個時代不同以往,信息化鋪天蓋地,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現當代文學的民族性傳承成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我們只有在保留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實現與現代融合,創造新時代民族優秀文化。在對精神實質傳承的前提下,才有對語言文化、地域風俗和歷史文化方面的傳承。”
                后記:作為一群康巴作家,他們從小成長在藏族文化的熏陶下。他們閱讀過許多藏族文學的史籍、詩歌、故事、格言等,這些都促使他們走上了康巴文學創作的道路。特別是近幾年,我州涌現出了一批用漢語和藏語寫作的中青年作家,他們給康巴文學創作帶來了生機。他們創作的作品不僅讓我們意識到文學的歷史記述功能,更讓我們感受到文學的力量??吹竭@樣的情形,聽到他們發自肺腑的話語,我們相信康巴文學在揚帆起航后會越走越遠;也相信康巴作家群會越來越壯大,會為康巴文學的發展做出更大貢獻。(記者 楊珂 文/圖)
             
             
          1. 上一篇:冰川腳下人與文交錯行走
          2. 下一篇:貢嘎山作證

          3. 日本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观看网站,成人a电影,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精品,亚洲精品第五页中文字幕
            <track id="bx313"></track>

              <span id="bx313"></span>

                <video id="bx313"><span id="bx313"></span></video>

                      <track id="bx313"></track>

                      <ruby id="bx313"><var id="bx313"><video id="bx313"></video></var></ruby>

                      <i id="bx313"></i>